關于獵豹的機器人夢想,傅盛做了這些解答

摘要

自3.21機器人發布會之后,關于傅盛和他的機器人夢想的討論就從未停止,讓我們聽聽傅盛本人怎么說吧。

極客公園:做機器人,是和原來獵豹做的業務完全不一樣的,你在管理上是不是也會思考有不同的方式?

傅盛:會的。這個時代是從一個復雜邁向超級復雜的時代。在互聯網最早的蠻荒時期,是單點的,垂直度非常高的,在進入 AI 之前,我對獵豹的所有決策,都是一竿子捅到底,因為它本質上沒有超出我過去在 3721、雅虎,和后來 360 所積累的產品經驗。所以現在獵豹強調高效執行,小步快跑,單點突破。

到今天為止,這幾點并不過時,但要融合更多的東西。比如,我們的導航模塊,某一個東西用哪一款芯片,我就拍不了板,而且會有不同的團隊給你講,因為他們對不同芯片的熟悉程度是不一樣的,他們給你意見,就看你是支持 A 還是 B 了,你已經很難用自己的專業知識范疇去解決了。


極客公園:那遇到這種情況,你現在會怎么辦?

傅盛:先是鼓勵大家把意見都發表出來,甚至進行一些投票機制,群策群力的方式肯定會更靠譜一些,如果做錯了,大家認知也會更深一些,這個組織才能快速進化、快速適應這個時代。如果你把它看成一種迭代模型,不是看你一個人的能力,而是你的組織能力在不斷迭代。這樣你才會越來越好,特斯拉當年不就犯了很多錯誤,蘋果也一樣。

你做一個新物種,一定會犯錯誤,你的第一代產品也不可能完美,它一定粗糙得一塌糊涂;但只要這個東西形成了一個共同的認知經驗的時候,我相信它將走得非常快。


極客公園:有時會覺得壓力很大,怕做錯決定么?

傅盛:我很早就意識到這個問題。一些決定會造成問題,可你不做決定的時候,員工又會覺得你失位。所以要和大家把大道理講通,很多事情真的不是非要老板做決定,你可以也要學會自己做決定。但前提是,我們的信息要公開,不要把自己變成公司的「深井」(《賦能》一書當中概念),大家都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原則》也在講這個,叫「絕對公開」,它舉的例子是一個公司里,所有的會議任何人都可以參加,都可以查紀要。


極客公園:現在招人和以前招人,關注的特質會不一樣么?

傅盛:以前看激情,還有專業技能多一些;現在看的更多的,還是這個人的開放度——就是他在跟你交流當中,是不是善于傾聽,是不是有可能去做自我改變,回顧一下他過去的歷史,有沒有一些反思。


極客公園:很多人好奇,你平時那么忙,怎么擠出時間看書呢?

傅盛:這是一個誤解,我沒看很多書,我比很多人看書少多了,至少我不讀網絡小說,也不讀武俠。

雖然我讀的書少,但是每讀完一本書,我可能產生的變化卻會非常大,可能這是讓別人印象深刻的點。比如我讀了一本書,我就會在內部分享,然后還會寫文章發出來,大家一看寫得不錯,傳播得就很廣,就會造成一個印象,大家以為我讀了很多書。


極客公園:3.21 那一天,發布會時間非常長。你那時的感覺是什么?哪些是滿意的?哪些不夠滿意?

傅盛:整體來說比我預期好。我其實一直對所有的事情充滿憂慮感,但都是在具體的小事上,但是我會在大事上極其樂觀。這是一個矛盾的組合,所以我在發布會之前,壓力非常大。這不像一個成熟產品上來就可以開始秀肌肉——這次 1.5G,下次 1.6G,原先兩核,現在四核,以前什么屏,今天什么屏,講完亮一下價錢,這事就成功一大半了。

這個(機器人)不一樣,你講這些,大家只會茫然的看著你,一個發布會要是把這個講透,大家又會覺得很 boring。這不像手機,已經到了一個非常清晰的階段,發布會只需要把產品屬性傳遞出去就好,今天的機器人還不是一個大眾產品,你傳遞了屬性也沒用。

壓力最大的時候,我自己開著車,直接開到機場,買了一張去三亞的機票,然后自己躲到酒店里去寫演講稿和 PPT。PPT 是我自己一點一點改的,動用了兩個團隊一起做,每一天跟他們對好幾回,資料和結構改了幾十次。


極客公園:游泳的環節是怎么計劃來的?

傅盛:第一是覺得和主題比較契合,不是故意作秀;第二今天是強調傳播的時代,一片水放在那挺可惜的,原先說請一個花樣游泳的,我說,那還不如我上。


極客公園:另一個令大家印象深刻的,是你把你父親也請到了現場,臺上還念了一封他給你的信。

傅盛:不是我邀請,親友團要來,我總不能不讓吧。那是一個獵豹的發布會,對他的意義那是他自己的體會,我能做出成就,他就高興,不需要特地為他設定什么環節。念那封信,并不是最早就有的環節,我覺得那是兩代人之間的一次對話。我從一個小地方走出來,對我意義非常重要的有兩件事:一是他經常帶著我全國各地跑,在那時我的同齡人當中,我應該很早就來過北京、上海這些城市,整個暑假,跟著他坐火車,那時候就開始覺得一個人開闊眼界真的非常重要,就是我們說的行萬里路;另外就是,他每次出差回來都會給我帶一些書,比如《十萬個為什么》、《四大古典名著》,那時他們工資非常低,買書是一項昂貴的消費。像《十萬個為什么》,都是一本一本集齊的。這些父親帶來的經歷,都開拓了我對這個世界的好奇心。


極客公園:對于機器人這件事,你有多大的信心,多大的耐心,有什么明確的計劃時間點?

傅盛:我選擇這個行業,大概用了一年的時間思考。首先肯定是追求自我成就,我和獵豹本質上是相互成就,我本命年 36 歲的時候,公司上市,這在很多人的定義當中,也許沒有那么大(的成功),反正還可以了。接下來你會想,下一步是什么?你可以退,到處玩,也可以有機會做一件你認為更有意義和挑戰的事情。

對公司來說,我當時就認為移動互聯網大的競爭格局結束了,未來幾年一定是頭部越來越強,當一個行業變為傳統行業的時候,馬太效應就出現了。當我去硅谷看到那里的創業者都不再談論移動互聯網的時候,我就在想,要給獵豹尋找下一個大的機會了。

從社會角度看,這個事情是對社會有長期意義的。勞動力下降一定是一個不可逆轉的核心問題。當人工智能能夠觸達天花板,并往上再邁一大步的時候,一旦人與人工智能緊密融合,人的成本就會越來越高,自動化人工智能的成本就會越來越低。

我對機器人的耐心非常大,我認為這是一個幾十年的行業,可能會和汽車工業持續的時間一樣長久;決心,從一個 CEO 的角度,這基本就是一個決戰性的產業了;時間點的話,我覺得未來一兩年之內,會找到一個高速破局點。


(責任編輯:臥蟲)

最新文章

極客公園

用極客視角,追蹤你最不可錯過的科技圈。

極客之選

新鮮、有趣的硬件產品,第一時間為你呈現。

頂樓

關注前沿科技,發表最具科技的商業洞見。

热门棋牌游戏平台 江苏快三二不同推荐 北京pk直播51 256彩票官方下载老版本 中国福利彩票安徽快3开奖结果 浙江快乐时时号码 飞鱼移动版app下载 曾道人内幕玄机报 2002香港马开奖记录 排列三中组选 彩票开奖官方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