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 CTO | 聽掌門教育 CTO 李海堅講教育公平背后的技術價值

摘要

「對話 CTO」是極客公園的一檔最新專欄,以技術人的視角聊聊研發管理者的發展和成長。

我們特別邀請到了企業級研發管理工具 ONES 的創始人&CEO 王穎奇作為特邀訪談者。王穎奇曾參與金山軟件 WPS、金山毒霸等大型軟件的核心開發工作;2011 年創立了正點科技,旗下產品正點鬧鐘、正點日歷在全球用戶過億;2014 年,王穎奇在知名美元基金晨興資本任 EIR,并以個人身份參與十余家公司的管理咨詢工作;2015 年,王穎奇創立 ONES,致力于提供企業級研發管理工具及解決方案。


2019 年初,掌門教育宣布了 3.5 億美元 E-1 輪融資,在此之前,掌門教育已經完成了六輪融資。除了資本的青睞,掌門教育也得到了市場的認可。截止到目前,掌門教育注冊學員已經突破了 1800 萬,教研員人數突破 1 萬名,覆蓋全國 600 多個省市縣。

這場在線教育市場的「廝殺」中,底層技術就像陣地。掌門教育 CTO 李海堅表示,掌門教育研發團隊不僅負責底層技術、中臺建設、公司內部的運營體系建設,還要負責前端多條教育業務線的系統研發,包括掌門 1 對 1 和掌門少兒。

「智能+教育」的時代中,李海堅認為智能是煉金術,數據才是原礦。依靠大量的數據優勢,掌門教育不斷用數據訓練算法的精準度,從而提升學生學習效率。

2015 年,李海堅加入掌門教育,他始終堅信做教育是一件有意義的事情。隨著在線教育應用范圍越來越廣,李海堅口中的意義也逐漸蔓延開來。作為在線教育平臺,掌門教育正將教學資源平等的輻射到全國各地。


在線教育的技術攻堅戰

穎奇:感謝掌門教育 CTO 李海堅接受我們的采訪。能否請您先介紹一下掌門教育研發團隊的大概情況?

李海堅:掌門教育的研發團隊負責整個公司的研發工作。第一個是多條業務線的系統研發,比如 1 對 1、少兒、陪練。第二個是內部運營管理系統,比如教研等。第三個是整個公司的中臺建設,比如業務中臺、數據中臺等。第四個是底層的技術,比如基礎架構、運維體系、大數據、AI 等等。

穎奇:請問掌門教育作為在線直播教學平臺,與其他音視頻直播公司比如虎牙、荔枝 FM 相比,在技術需求上有什么異同,這里面有哪些技術難點?

李海堅:首先從場景上分析,游戲直播、娛樂直播是單向流的,最多有雙向連麥。而我們是一對一或者一對多的實時語音視頻的交流。

第二,因為是實時互動,所以延遲要求很高。如果在虎牙看游戲直播,兩三秒延遲很正常,而我們的延遲一定要在 200 毫秒以內。比如說直播可能是走的 CDN 推流拉流,我們不是這樣的,我們全部是核心機房實時語音視頻的流交換。

第三,從用戶角度來講,付費學生對我們的質量要求肯定是和娛樂直播的心態完全不一樣的,如果有延遲或者卡頓等問題,可能會投訴甚至要求退費。

第四,我們的系統會出現一些上課高峰,所以我們的一個難點在于如何在高峰時保持同時在線數萬個房間的低延遲通訊。

穎奇:整個技術上會比較類似 Zoom 的視頻會議?

李海堅:我們和 Zoom 更相似一些。可以理解為我們大概有數萬個房間同時進行會議,每個會議沒有卡頓,延遲要低于 200 毫秒。另外娛樂直播本身是一個相對單純的環境,而我們除了語音視頻通訊之外還有白板、課件等等,比如趣味互動課件,里面還有大量的動畫圖片和音視頻搶占資源。

趣味互動課件的形式我們有動畫和視頻。因為 CPU 和磁盤資源有限,如果互動課件也占了大量資源的話,視頻就可能卡頓,而我們還要實時編解碼,所以在這上面難度要大一些。

穎奇:底層會用一些 CDN、視頻 SDK 的行業解決方案嗎?

李海堅:會的。我們最重要的是保證學生的體驗,所以會在各個供應商通道之間做切換,最終會在保證連通性和學生良好用戶體驗的基礎上來選擇一個最合適的通道。


智能+教育,數據才是核心壁壘

穎奇:掌門教育目前有很多老師和學生,會累計很多數據,那么這些數據是怎么收集和應用的?

李海堅:現在很多公司都在說 AI,說教育智能化,其實教育智能化就是一個煉金術,它要有原礦,這個原礦就是數據。我們有一個最大的優勢,就是我們本身有大量的學生,有大量的數據,我們算法的精準度比起一些純做算法模型的公司是有很大優勢的,所以我們會給學生進行智能排課、智能推題,也會給他們匹配最合適的老師。

穎奇:合適是從哪些維度去評估?

李海堅:有很多維度,比如說最基本的是學生的年級,修的教材版本,本身的學業成績,每個人都有大量的標簽來標志他是這樣一個用戶畫像的學生,然后我們會根據這些標簽給他匹配一個最合適的老師。根據學生的用戶畫像,我們也會生成智能課件,進行智能推題、智能測評、智能課程、智能作業,在一個大的循環里面,通過收集數據不斷去優化算法模型,讓學生在我們整個教學體系里很精準地學習,達到學習 1 分鐘,相當于其他形式學習 3 分鐘或者 15 分鐘的效果。因為本身數據收集越來越多,算法也會越來越精準。

穎奇:您認為教育智能化是否會改變公校老師的教學方法?

李海堅:目前 AI 在掌門教育是老師的助手,它是沒有替代老師的,但是可以去解決老師的效率問題。比如剛才說的備課,智能課件能夠為老師備課提供極大的便利。整個學習過程以前都是老師主導,以后可能會把整個體系切成好多塊,進一步釋放老師在這些模塊上的精力,讓老師有更多時間去做陪伴激勵學生等等必須由人力來完成的事情。


打破教育資源的「不均衡」

穎奇:從教育均衡性來看,在線教育是否會使不同地區的學生都能享受到優質的教育資源?

李海堅:是的。作為一個互聯網教育平臺,我們的教學資源是平等輻射全國各地的。每個人進入平臺,系統會根據學生的情況去匹配一個最合適的老師。掌門培訓體系產生的老師,水平比偏遠地區的老師要高很多。

其次,我們通過以前積累的學生學習軌跡、學習曲線數據來幫助現在的學生,因為算法精度會隨著數據增加而不斷提高,前面學生的數據積累會使得后面學生的學習效率變高,每個人都會同等獲得這個機會。

穎奇:在線教育平臺是否也會使一些偏遠地區優秀老師的收入水平有所提高?

李海堅:對,我們對老師的評價就是教學效果,我們會根據標準對老師進行嚴格的考評分級,主要是看老師的教學能力,這也是對學生負責。

穎奇:在社會責任方面,掌門教育公益支教的現狀是怎樣的?

李海堅:我們的老師、學生來自五湖四海,所以系統在網絡適配性上面做了很多工作,包括邊緣節點,一些低配設備和小眾設備,以及弱網環境。如果要去任何地方支教,用我們的系統,技術上是不需要做特別準備的,即便學生在偏遠地區,也會得到很好的體驗。

穎奇:現在中國的一些偏遠山區,網絡環境大概是怎樣的情況?

李海堅:大多是在幾百 K 的水平。這樣的話,我們在教學系統方面就會做很多服務降級的操作,比如非實時互動,比如視頻碼率做下降調整。系統本身也做了大量的優化,解決偏遠山區的卡頓延遲等問題。

穎奇:接下來能給大家大概介紹下您的個人履歷嗎?

李海堅:我是 08 年浙大研究生畢業的,畢業之后做過研發工程師,后來又去百度、愛奇藝做架構師,做視頻相關大項目的負責人。我在 15 年加入掌門,當時掌門成立 1 年不到。我以前的研究方向是圖形學的,其實最對口的是做游戲之類的,我很多同學都在游戲相關行業,但我還是覺得教育是一個相對于其他行業更有意義的事情。而且當時在線教育這個行業,14-15 年是一個萌芽或者說是剛剛興起的階段,我覺得前景也會相對比較好。

穎奇:您覺得從一個技術人員到 CTO,量變到質變的最大門檻在哪里?

李海堅:從一個基層研發管理者到中型團隊或者大型團隊的研發管理者,我覺得有幾個方面很重要。第一是要關注技術本身對業務的幫助,要思考怎樣讓技術去服務業務。第二是如果做大團隊的研發管理,要從更宏觀的角度去思考如何提高整個公司的研發效率和研發質量。不同體量的公司,采用的管理方法和管理工具是完全不一樣的,所以要不斷去思考在這樣體量的公司下面,應該采用怎樣的管理工具、管理方法、組織架構。

穎奇:對 CTO 或企業來說,研發管理的確是非常重要的部分。我們 ONES 就是做研發管理工具的,通過進行項目進度管理、項目集管理、測試管理、知識管理等等來提升研發管理的效率。那么作為 CTO,您是如何擴展自我的知識結構的?能否給大家推薦一些比較好的書?

李海堅:我覺得不同階段自己面對的挑戰不一樣,拓展自己的知識結構,要去反思現在這個階段技術部門的瓶頸在哪,然后通過學習經驗、看書、復盤、與別人交流,去拓展自己的知識結構。

我在不同階段看的書不同。比如剛來掌門的時候,研發管理、績效相關的書看的比較多。最近公司正在推進中臺戰略,對 AI 做布局,我就看了《企業 IT 架構轉型之道:阿里巴巴中臺戰略思想與架構實戰》,還有一些人力資源管理的書,比如《以奮斗者為本》。我們作為一個偏服務型的互聯網公司,《以客戶為中心》這種業務管理的書我也會看,其實我們技術部門最重要的職責還是要服務好老師和學生。

穎奇:掌門教育在同時服務著老師和學生兩類用戶。今天有很多收獲,非常感謝您的分享。


本文作者:王穎奇

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最新文章

極客公園

用極客視角,追蹤你最不可錯過的科技圈。

極客之選

新鮮、有趣的硬件產品,第一時間為你呈現。

頂樓

關注前沿科技,發表最具科技的商業洞見。

热门棋牌游戏平台 舟山体彩飞鱼开奖79期 118图库彩图118库 赛车馆 云南时时中 七乐彩几个号算中奖 娱乐场注册送体验金 四川快乐12杀号分析 七星彩下載 黑龙江快乐十分软件 福彩3d十大专家杀号